专访长铗:元宇宙是以区块链为底座的“无限游戏”

专访长铗:元宇宙是以区块链为底座的“无限游戏”时隔多年,长铗即将出版一本新书,书名叫《元宇宙,通往无限游戏之路》。

元宇宙很火,很绝大多数人看不懂,一位资深游戏发开者的话可能让很多人“深有同感”:元宇宙不就是一个大型多人在线游戏,更沉浸式一点?更酷炫一点?

体验过Facebook改名META后推出的元宇宙产品Horizon的人或许就有这种感受,在Horizon Worlds里,带着头显设备,操控着自己的半身虚拟形象,既可以闲逛,也能与其他用户聊天,甚至是一起打一场VR版吃鸡游戏。

实际上,玩过米哈游2021年最火开放世界手游《原神》的人可能深有体会,借助精美的画面和音效,《原神》给人的沉浸式逼真体验,包括基于LBS位置服务的真实社交,好像那种沉浸体验也没比带着VR头显差太多。

所以,什么是元宇宙呢?我问长铗的第一个问题:“很多人对元宇宙没感觉,元宇宙到底哪里让你兴奋了?”

“一开始大家提元宇宙,无非就提NFT,再提一些科幻小说,然后从几部科幻电影里去对元宇宙做一些探讨。这个层面东西,我没有太大兴趣。”长铗说,他曾收到出版社邀请,希望写一本关于元宇宙的书,他谢绝了。

从谢绝写书到新书出版,长铗为何会有180度的转变?长铗思考的元宇宙,跟公众常常提及的元宇宙,完全不是一个东西。

专访长铗:元宇宙是以区块链为底座的“无限游戏”

两种路线:古典元宇宙和加密元宇宙

什么是元宇宙?《元宇宙,通往无限游戏之路》一书中用两个章节分别阐述了中心化的古典元宇宙和去中心化的加密元宇宙这两个概念。

某种程度上,互联网企业试图打造的就是古典元宇宙,这个元宇宙借助VR、5G、芯片、人工智能、数字孪生等技术,试图去构建一个以更沉浸式体验为核心的虚拟世界。

这与大众媒体的描述是一致的,公众在谈元宇宙时,首先想到的就是电影《头号玩家》。这个元宇宙在VR技术的助力下使得体验更虚拟,更酷炫,更沉浸式。

长铗认为,这个元宇宙会是互联网的终局。他对这个元宇宙没有太多感觉,使他兴奋的是公众认知还很有限的“加密元宇宙”。

“元宇宙如果仅仅是改了新名词就能讲另一个故事,那故事未免太廉价了。元宇宙需要的是跳出传统互联网思维框架,去寻求更具想象力、 更超脱的定义。”

长铗是比特币的布道者,8btc创始人,作为一个在区块链领域摸爬滚打近10年的创业者,长铗在思考元宇宙时,拥有与传统互联网企业非常不同的逻辑。

“区块链上最成功的应用是那些现实中根本不存在的商业模式与产品形态,比如闪电贷、AMM(自动化做市商)等。元宇宙很可能也是这样,如果我们按照现实中已经存在的商业模式、产品形态去构建元宇宙,我们能得到的最多也只是一个模仿的现实。但真正的创新并不是对现实的简单模仿,人类历史上模仿鸟类制造的扑翼飞机都失败了,固定翼反而更可行。”他说。

“古典元宇宙是‘形而下’的,注重硬件,感官体验而已。我们所理解的元宇宙更多是‘形而上’的。我们对元宇宙的理解其实更抽象一点,我们更注重元宇宙背后的本质。元宇宙需要跳出传统互联网的思维架构,去寻找更具有想象力、更超脱的定义。”他再次提到了他对加密元宇宙的一种希冀。

区分古典元宇宙和加密元宇宙,以及有限游戏和无限游戏,这或许是认知今天元宇宙概念非常重要的起点。很明显,互联网和区块链两拨创业者,并行向前。虽然都是“元宇宙”,其实是完全不同的逻辑和路线。

专访长铗:元宇宙是以区块链为底座的“无限游戏”图:古典元宇宙的标配——VR头戴设备

元宇宙,以区块链技术为底座的“无限游戏”

“我们不排除现在市面上确实有很多元宇宙概念和炒作。但是,你从理论研究的层面去探讨,如果把元宇宙理解为一个无限游戏的话,就把定义升华了,元宇宙就非常有趣。”他说。

无限游戏,这是理解长铗“加密元宇宙”的核心,这甚至直接成了《元宇宙,通往无限游戏之路》一书的书名。

无限游戏概念出自哲学家、宗教学者詹姆斯·卡斯,大意是说:在无限的游戏里,没有时间,没有空间,没有结束,没有终局。只有贡献者,没有输者赢家。有限游戏以取胜为目的,无限游戏以延续游戏为目的。

“如果从无限游戏的角度理解元宇宙,你不能用过去做有限游戏的方式做元宇宙,这是古典元宇宙和加密元宇宙之间最大的区别。”长铗说。

在长铗看来,基于区块链的,具有无限游戏理念的加密元宇宙,才是真正的有意思的新物种。它在组织形态、治理结构、商业模式、生产资料、游戏规则的设计与演化,逻辑与语言等诸多方面,都和古典元宇宙有的显著的差异。

而要理解加密元宇宙,就要理解区块链在加密元宇宙中的地位。

“在加密元宇宙中,无论是技术基础设施还是加密朋克等流行文化,都视去中心化为不可或缺的 一环,若缺少了这一环,元宇宙与一个大型多人在线游戏并无本质上的不同。具有去中心化能力的区块链让元宇宙具有了‘无限性’,区块链让元宇宙跟传统游戏有了本质区别,区块链是元宇宙的灵魂。”他在书里写到。

这种区块链技术带来“无限性”体现在几个方面,诸如。

第一,加密元宇宙无法被强制关闭。
第二,加密元宇宙具有开放性和跨平台性。
第三,用户对加密元宇宙的资产具有真实所有权。
第四,加密元宇宙具有基于DAO的经济与治理体系。

对于加密元宇宙,长铗还提出了三阶段的理论。即数字孪生、数字原生和数字永生。

所谓的数字孪生就是将现实物理世界向数字世界映射,以数字化的方式创建物理实体的虚拟体。现实中有什么,就在元宇宙里模仿、创造什么。

数字原生是指借助区块链创造现实中不存在的艺术、资产、文化IP和商业模式等。

“链上最成功的协议都是现实中不存在的产品,比如AMM和闪电贷。元宇宙有可能遵循同样的逻辑,数字原生才是元宇宙成功的关键。元宇宙不是要复制一个现实中的宇宙,而是要创造一个目前不存在的宇宙。”长铗说。

而第三阶段“数字永生”是指现实世界与数字世界将共同构成人类的生命空间,而且二者密不可分。数字世界的艺术、资产、文化具有与现实世界一样的价值与影响力。

过去两年,包括DeFi、NFT、链游、DAO等加密元宇宙的各种元素蓬勃发展,随之而来的是区块链和加密资产在全球金融市场里被越多资本和公众关注。

但即便如此,长铗认为,如果检视今天加密元宇宙的发展,我们依然正处于第二个阶段的极早期。

元宇宙要创造“不存在的宇宙”,不是内卷是创新

正如长铗所言,元宇宙不是要复制一个现实中的宇宙,而是要创造一个目前不存在的宇宙。在长铗的思考里,元宇宙更像是一个新的世界,它有自己的规则和逻辑。打造元宇宙,完全就是打造一个全新的世界。

在《元宇宙,通往无限游戏之路》一书中,基于无限游戏理念,长铗对元宇宙协议设计、哲学基础都做了推演,也总结了无限游戏与有限游戏在组织形态、治理结构、商 业模式、生产资料、游戏规则的设计与演化、逻辑与语言等诸多方面的差异,甚至提出了元宇宙三大定律,以及建立在区块链智能合约之上的元宇宙产权、交易、繁殖三大协议。

虽然无限游戏等概念都早已有之,但是基于无限游戏思想来设计元宇宙协议,却是前人未走过的路。这些前瞻性的、理论化的东西是不是都会变成现实呢?他坦言,目前都还在非常早期,但这并不意味着没有人尝试。最近,Bytom推出了三国英雄NFT,这种NFT与目前市场上流行的NFT就非常不同,它设计了一种现实中不存在的产权协议:激发态资产,即基于激进市场理论的部分公有制, 是非常有意思的一种尝试。

长铗说,区块链在技术发展上还是非常非常非常早期,但他对此感到兴奋。

今天,谈及元宇宙,公众喜欢用一个词:内卷。但长铗认为,所谓内卷是大家都做相同的事情,把现实的事情搬到了虚拟世界重新做一遍,那才叫内卷。加密元宇宙跟现实中的事情不一样,它会创造很多全新的商业模式与产品逻辑。基于无限游戏思想创造加密元宇宙不是内卷,而是真正的创新。

我以前写比特币、区块链的文章和书,虽然也提出过不可能三角理论等,但基本上是一种知识的搬运工。但这本元宇宙的书完全不一样,因为讨论了许多前人未探索过的问题,揭开了元宇宙作为无限游戏的序幕,希望能引来更多有识之士参与理论探讨与实践。这也是我写这本书的初衷。”他说。

本文,很多内容试图加上“加密”来描述一个带有区块链思想的元宇宙,但长铗相信具有无限游戏思想这个元宇宙会成为主流,加密两字无疑是多余的。加密元宇宙就是元宇宙。

备注1:《元宇宙:通往无限游戏之路》(长铗、刘秋杉著,李稻葵、肖风作序),即将在链作商城和微店预售,活动时间是1月4日-1月11日;

备注2:2022年1月8日-9日,由长铗、胡捷、吴啸等人担任讲师的《元宇宙研修班课程》即将在杭州开班授课,报名链接:https://wnv.h5.xeknow.com/s/1yGno8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王佳健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区块链内参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locknews.org.cn/107694.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