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市场规模将达2700亿元,“虚拟人”如何立足现实世界

未来市场规模将达2700亿元,“虚拟人”如何立足现实世界来源:新华日报

作者:本报记者 宋晓华 田墨池

在元宇宙元年火热加持下,“虚拟人”有了更多更新的打开方式。虚拟人赛道在发生怎样的变化?它会给我们带来什么?

“虚拟人”正走近你我

虚拟人正频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去年9月,清华大学首位AI虚拟学生“华智冰”首次正面出镜唱歌。她长相清秀,盘腿而坐,抱着吉他忘情地唱着《男孩》;

去年10月31日,一位名叫“柳夜熙”的虚拟人博主在抖音出道,仅发布3条视频便涨粉近800万。“柳夜熙”幕后IP孵化机构创壹的联合创始人、CEO梁子康在朋友圈感叹,“十年磨一剑,出道即巅峰,第一个视频上线6小时破10万粉”;

……

为了亲探一眼虚拟人,近日,记者来到南京市浦口区的“超级队长”公司。“大家晚上好,欢迎大家来到我们的直播间。”虚拟人小凯正在热情地与直播间的观众互动,操纵小凯做出各种动作的则是一个“全副武装”的工作人员。“这种模式主要通过捕捉操纵者(又称‘中之人’)的声音和动作,进而驱动虚拟人。”超级队长创始人王磊说。

目前来看,虚拟人有多种分类方式,依照技术分类,可将虚拟人分为算法驱动型(AI深度学习)和真人驱动型(动作捕捉);依照视觉维度分类,可将虚拟人分为二次元型和超写实型;依照商业模式分类,可分为IP类(品牌、偶像、明星分身等)和非IP类(服务型、身份型)。

“虚拟人可以通过技术满足不同人的需求。虚拟人也不完全等于虚拟偶像,虚拟偶像只是虚拟人赛道中的一个细分领域。数字人、虚拟人包括虚拟偶像使用的是同一种技术,只是应用场景不同,开发技术难度不同而已,三者本质是相同的。”王磊说。

虚拟人走红并不意外。对于年轻的“Z世代”群体来说,虚拟人的IP形象与其审美水平和消费需求非常吻合,且年轻群体的成长环境决定着他们对于虚拟人的接受程度更高。“喜欢用现实世界中的基础材料,换置到虚构时空里。”这是二次元文化爱好者许可一对自己爱好的定义。她说,“喜欢虚拟人‘韬斯曼’是因为看了《跨次元之夜》,里面的黄子韬和‘韬斯曼’‘瑟路’合体表演,一下子就被吸引啦。”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仅虚拟偶像产业这块,2021年,虚拟偶像带动的整体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为1074.9亿元和62.2亿元。

抢滩“虚拟人”经济

随着元宇宙的红利爆发,以及虚拟技术的仿真效果趋向成熟,虚拟人产业的应用场景不断丰富,受到了资本热捧,互联网大厂和科技公司纷纷布局虚拟人产业,虚拟人正走向商业化模式。去年以来数十家虚拟人创业公司获得头部厂商或风投机构青睐,投资规模累计超30亿元。

如今,虚拟人应用场景越发丰富。“虚拟人在商业化场景中的应用主要分为三块。”王磊说,第一块是拍短视频,不管是素人拍的,还是明星偶像、企业拍的,用虚拟人的形态创作短视频内容,可以有更宽的边界;第二类应用就是直播,有些主播对自己的形象不是很自信,更喜欢作为“中之人”用一个虚拟人的形象去直播,例如网上有一个“我是不白吃”的主播,就是一个虚拟人账号;第三类就是为企业代言,如肯德基的虚拟人不再是慈祥的老爷爷,而是一个会炫腹肌和纹身拍照,带有一丝性感的网红——桑德斯上校。

值得关注的是,2021年超写实虚拟偶像市场井喷式地发展。对于品牌来说,把品牌形象拟人化,为品牌定制虚拟IP,这样不仅减少了代言人费用,同时还能够降低代言人翻车所带来的风险。虚拟人“翎LING”、治愈女孩阿喜、超飒小姐姐AYAYI接连走入大众视野成为新晋网红。前一段时间,首个男虚拟人川CHUAN在社交平台亮相,迅速引发了众多网友的关注。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虚拟偶像在明星代言、直播带货,以及演唱会、商业演出、新闻主播等方面已经崭露头角,这些应用将启发虚拟偶像在其他相应领域的涌现。

据了解,目前国内虚拟人产业集中在北京、上海等地,江苏涉足虚拟人产业的企业很少,也没有头部企业。“除了技术,虚拟人的核心是应用场景,你光建模是没用的,就像我在办公室里面给你看了一堆模型,这没有意义,你得有能力把虚拟人用到场景当中去。”王磊说。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虚拟人行业还处于赛道早期阶段,主要出现在抖音、快手、B站等网络平台,应用场景并没有那么丰富。随着更多公司和机构的入局,以及仿真技术的提高,未来虚拟人将不仅仅局限于前面提到的虚拟人主播、虚拟人物偶像、虚拟人代言等等,还有可能涉及搜索引擎、旅游、传媒、金融等各大领域,未来它的想象空间将会无限大。

“内卷”的虚拟人

虚拟人也会“内卷”。

2月26日,初代虚拟主播“绊爱”,在自己的线上演唱会“Hello World 2022”结束后,正式宣布进入无限期休眠。

记者了解到,因超写实虚拟人制作成本超高,行业正陷入“脸的内卷”。“你现在想要一个虚拟人,我临时可以给你生成两万张,如果不喜欢,重新生成都没有问题。然而,要打造一个完美的虚拟偶像,现实状态下的制作成本非常高。”王磊说。

例如,“柳夜熙”团队称,推出“柳夜熙”之前的半年多时间,研发成本、人员成本、技术成本等投入“远超百万”,“柳夜熙”的第一条短视频成本约几十万元。

一组公开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8月18日,B站相对有关注度的3472个虚拟主播中,1827人当月营收0元,也就是说,超过半数没有一分钱入账。动捕设备和3D建模都需要成本,效果越好的设备和模型成本越高,这导致不少虚拟主播入不敷出。

“掌握技术的,应用能力相对是弱项;而应用能力强大的,又可能缺乏技术研发和支撑的实力。”张毅认为,技术和应用二者之间,需要找到一个相对稳定的平衡点。

在业内人士看来,能够兼顾成本和效率,才是虚拟时代最好的愿景。未来的虚拟人可以像平时手机端使用的软件一样轻松,不需要如何操作也不会出错,这肯定需要背后强大的技术支撑才能完成。而提高用户体验才是技术的核心。同时,技术是受到各种各样的场景反馈,将用户需求反馈回来,很好地对产品进行提升和迭代。

在AI等技术不断更新迭代的大环境下,虚拟人产业高速发展。也许将来所有人能出现的地方,虚拟人都会出现,只不过今天的你需要隔着屏幕看,未来如果戴上VR眼镜,所有东西就都在眼前了。据次世文化透露,该公司计划推出一个名为“VBS拟人”的新产品,此产品将在今年二季度正式推出,使命是打造一个“用户数字身份生成系统及可通用开放生态”。借由该系统,普通用户将能自主创造独一无二的数字身份。

在未来,虚拟人的数量很可能会超过地球上的自然人。相关报告显示,到2030年,我国虚拟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人民币,迎来广阔的应用空间。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元宇宙之道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区块链内参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locknews.org.cn/114360.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