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微信、蚂蚁集团相继收紧数字藏品平台的规则,灰色地带进一步被压缩

腾讯微信、蚂蚁集团相继收紧数字藏品平台的规则,灰色地带进一步被压缩来源:财联社|区块链日报

记者 董宇佳

近期,蚂蚁集团和腾讯都收紧了对数字藏品平台的规定。鲸探提高了对于违规行为用户的处罚上限,而腾讯微信在近期下架了多个数字藏品平台小程序,并关闭了多家数字藏品平台公众号。

有业内人士向区块链日报表示,目前国内数字藏品的收藏属性大于金融属性,“仍在探索一条基于监管合规、管理有序、资产安全及去伪存真的道路”。

收紧规定,缩小“灰色地带”

蚂蚁集团旗下数字藏品平台“鲸探”在最新更新的服务协议中表示,发现用户在平台之外以构成犯罪活动的方式组织交易,或是利用外挂抢购数字藏品构成犯罪的,将“报警并移交司法机关处理”。

另一边,腾讯自2月21日下架唯一艺术官方小程序后,至今已陆续对多个数字藏品平台的微信小程序进行了下架处理。

在小程序被下架后的短时间内,唯一艺术平台上的数字藏品购买通道从微信转移到了支付宝,但目前唯一艺术官网是唯一的购买通道。

3月10日,洞壹元典发布声明称腾讯对官方小程序进行了违规封禁;3月13日,由万事利推出的西湖一号数字藏品平台表示小程序暂停服务。

数字藏品属于微信小程序未开放领域,是这些小程序被下架的原因所在。

涉及C端用户付出成本的任何交易,是小程序未开放的服务范畴,”腾讯微信向区块链日报回应,“通俗来说,如果涉及到二次转售,是要被下架的。”

不过,腾讯微信方面称,“西湖一号“小程序并未发布过,洞壹元典由于涉及售卖,所以被下架处理。

视觉中国旗下数字藏品平台“元视觉”小程序页面也显示其“因违规已暂停服务”。不过,名为“元视觉艺术网”的小程序仍可正常使用,该小程序首页显示即将售卖的敦煌博物馆IP系列艺术品与元视觉官网一致。

记者就两个小程序的区别询问视觉中国方面,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除小程序外,再有多个数字藏品平台的微信公众号被关闭。据记者不完全统计,包括“数字藏品、区块链内容电商平台”零号地球、“铸造、交易平台”元本空间、神达元宇宙在内的近10个公众号已处于被关闭的状态。

其中,零号地球由于涉嫌欺诈,账号被停止使用;其余公众号页面则显示“存在未取得法定许可证件或牌照,发布、传播或从事相关经营活动的行为”而被关闭。

严格限制二次交易,NFT的价值如何持续?

“大厂对于数字藏品的交易加以限制的原因在于要严格杜绝数字藏品的炒作行为。现实生活中,任何商品都存在着炒作的可能性,但从本质上来讲,交易数字藏品的过程就是交易非同质化代币的过程。”北京德恒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刘扬表示。

他认为,鲸探之所以更改了相关服务条款,与3月1日正式实行的新修改的《关于审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有一定关系。

在该司法解释中,虚拟币交易行为被纳入其中。刘扬称,这表明了“司法机关严厉打击虚拟币犯罪的态度”。

国信证券研报指出,各国在NFT产品认定上都有越来越明晰的归属和监管,同时都在防范非法集资和洗钱上做出努力。

与国外NFT市场不同的是,国内的NFT以人民币定价和销售,且尚未开放NFT的二次交易,仅能在平台规则范围内做有限制的转赠。不过,仍有玩家在平台以外通过场外交易的方式交易数字藏品。

此前消息,因私下买卖数字藏品,鲸探以“限制转赠”的方式处罚了56名用户。但鲸探在新用户协议中,大幅提高了对于违规行为用户的处罚上限,最严重的违规行为可处以“永久封禁账户”的处罚。

“目前的市场仍是非常早期的,更具备实验性质的尝试,”分布科技CEO达鸿飞向记者指出,国内数字藏品的发展“仍在探索一条基于监管合规、管理有序、资产安全及去伪存真的道路”。

当前,国内数字藏品的收藏属性大于金融属性。

达鸿飞在采访中解释道,国内数字藏品市场主要是“头部互联网扮演基础设施和平台提供者,媒体及文创企业提供内容”,自上而下发展,核心仍是授权制,突出收藏功能,弱化二级市场交易属性。

相反,海外NFT的发展更自上而下,由社区文化而来,NFT的价值更多的来自于交易价值、社区共识和文化认同。

国内对二次交易的严格限制,也催生出市场上不同的投机行为。那么抛开投机性而言,NFT的价值将如何得到可持续的释放?

值得注意的是,NFT的应用不仅限于数字藏品,例如海外在去中心化金融领域也在广泛使用NFT技术标准处理非同质化资产凭证等问题。

国海证券研报也指出,NFT及NFT交易平台的价值唯有通过赋能行业得以实现。如果元宇宙得以逐步实现,NFT有望渗透包括文化艺术、服装时尚、零售、地产等各个领域;倘若元宇宙和NFT的相关基础设施发展速度不及预期,那么NFT可能会经历去泡沫化的过程,在艺术、收藏、粉丝经济几个比较核心的应用场景发挥资产确权的作用。

“随着元宇宙、Web3.0等概念的兴起,NFT作为不可或缺的底层技术,一定是大厂持续发力的方向。”刘扬向记者指出,“但在发展的过程中,又需要警惕不法分子利用数字藏品实施犯罪行为。”

他进一步解释道,一旦犯罪行为具有一定规模,或是涉及广大群众切身利益,由此引发的政策风险是这些大厂不愿看到的。

免责声明:本文来自区块链资讯发布.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区块链内参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blocknews.org.cn/114508.html

温馨提示: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本资讯不作为投资理财建议。